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

PEEK;PTFE;POM;PMMA

 
 
新闻中心
正文
【扶法2019-46期】叔侄红脖子对簿公堂法官“暴脾气”化解恩怨
发布时间:2021-11-20        

  近日,在扶绥县法院科技法庭内,一起陶氏叔侄俩的合伙协议纠纷,在承办法官的用心调解下得已顺利化解,叔侄俩握手言和。

  “生意不成,亲情在。三月三节日本来就是大家回来和家族团聚一起祭祖的,因为这么个事不高兴就太不值得啦!”案件承办法官吴量民说。

  “确实是,等下我们叔侄回去就去一起喝两杯,叙叙情!”叔侄俩不约而同的笑着说。法庭内,承办法官和当事人的对话暖意融融。

  这是一起陶氏叔侄俩的合伙协议纠纷案,案件标的不大,但是在调解前,双方当事人没有任何沟通和交流,各自憋足了气,现场气氛冰点。法官助理小吴尝试进行调解,原告表示被告能退款就可以调解,被告表示该款已经投资使用无法退款,双方就此再无对话,气氛再度进入到冰点。

  4月9日上午,承办法官吴量民在开庭前征求当事人意见,试图庭前调解,但原告明确表示不愿意调解,案件进入开庭程序。庭审中,叔侄俩争执不下,互不相让,绝不妥协,各自认为各自有理,火药味十足。法庭辩论结束最后陈述后,法官再次征询各方是否愿意调解,原告依旧不愿意调解。

  原告在庭审中诉称,2016年3月,被告与原告协商,意向在扶绥县城共同投资一家灯饰专卖店,并拟定专卖店前期装修款每人30000元,随后原告将钱转账给被告。原告支付款项以后,被告却迟迟未落实店面,后又以找不到装修工人为由未对铺面进行装修,并将原告款项另作他用,导致灯饰专卖店无法开业,原告要求退回装修款项,被告却拒绝归还,原告于是到法院起诉,要求被告退还投资装修款。被告辩称,原、被告双方是合伙关系,形成合伙的时间是2016年1月,双方口头约定一起开灯饰店后,被告就积极寻找铺面并于2016年1月21日与扶绥某商铺业主签订了十间5年的商铺租赁合同(其中有两间拿来做灯饰店,另外八间另作他用),并且按合同约定交纳了15万元押金,合同履行期限自2016年2月23日至2021年4月23日止。可是到了2016年4月23日商定交铺时原告筹不到资金交够当年的租金,商铺业主好按合同约定解除合同,原计划经营灯饰城的两间商铺押金3万元也不予退还,被告认为双方既然是合伙关系,就应该共同承担亏损部分的投资,不同意退还该款。

  庭审结束后,考虑到原、被告是叔侄关系,双方在庭上都仍带着情绪,案件就算依法判决也只能是案结事未了,吴量民法官决定继续做庭后调解。由于原告一再表示不愿意调解,吴量民法官只好对原告进行动之以情,晓知以理,希望他能够心平气和一些,一切以亲情为重,结果得理不饶人的原告数次打断吴量民法官的话语,在被告表达自己的调解方案时,原告也数次打断被告的话语。面对原告的咄咄逼人,吴量民法官忍不住“暴脾气”,厉声喝道“请不要打断别人说话”。面对刚才一直满面笑容,耐心倾听自己的诉说的法官的“暴怒”,原告终于停住不说话,却将脸上扬,一副不服气的样子。吴量民法官继续大声喝道:“原告,我知道你觉得理在你这里,但是也请你不要得理不饶人,你也要看到被告的付出!”吴量民法官接着从俩人合作初期出发,大声一句一句地将被告所做的前期努力陈述给原告,普通话、土话、白话轮番上阵 ,既肯定了原告的说法,又指出其不足。原告终于慢慢认识到自己的片面性,慢慢的将脸转向吴量民法官,认真听吴量民法官“训责”,最后表示,自己一直在广东工作,俩人有意向合伙做生意的时候,前期工作确实是叔叔(被告)在付出,为此他愿意减少部分投资款,补偿被告的辛苦付出,被告也欣然接受原告的意见,双方当事人就此言和。

  “通过出庭前、庭中、庭后“三步”调解法,找准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平衡点,讲情讲理讲法,各类纠纷就能迎刃而解。”从事司法审判工作20余年的该案承办法官吴量民介绍说。本着“积极受理、调解为主,着眼化小、努力化瘀”的调解思想,扶绥县法院法官不断总结调解方式方法,有效化解各类纠纷,调解效果好,群众满意度不断提高。